我們很久沒見
但我認為這樣很好

我忽然想起你最後留下的那些記憶
有酸有甜
足以慰我們五年來的光陰
儘管有時也像首詩歌一般悠揚

看見你書包背的長度
我笑你不懂定滑輪與力距的原理

本來只看NBA而後也開始專攻MLB
並對我說一看到Jeter就會想到我的你

那一段短短日子對我們來說
戲劇性的像是什麼都有可能發生

今晚我在唸總經

And you?

暐婷 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